与杜甫的时空对话 ——叶小纲谈《少陵草堂》创作感悟
城市

与杜甫的时空对话 ——叶小纲谈《少陵草堂》创作感悟

2019年07月02日 11:09:28
来源:汉网

“这是我第一次写杜甫,用交响乐来诠释杜少陵个人身上和他文学作品中所散发出的现实主义,是开启这段时空对话的一把钥匙。”——中国当代著名作曲家叶小纲先生在《少陵草堂》蓉城首演前夕介绍说。

Q:向我们讲讲您这部以杜甫为主题的新作吧,它与您之前创作的同类型交响乐有什么不同之处?

叶小纲:我先前创作过许多以文学家为主题的交响乐作品,有为李白、王维、孟浩然所作的《大地之歌》,也有以鲁迅为题创作的同名交响乐组曲。这是我第一次写杜甫,全篇分为:《狂夫》、《登楼》、《喜雨赠花》、《登高》以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五个曲子,每个曲子对应了他诗歌中的代表作品。从形式到风格上,《少陵草堂》都和我之前的同类作品有所不同,我感觉最大的不同在于整部作品是悲的,这与杜甫身上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是密不可分的。

Q:您提到整部作品是悲的,请问您为什么选择用交响乐来表现这位生活在唐代的诗人身上的悲观主义?

叶小纲:杜诗常常以描述现实景物入手,而最后把落脚点放在悲的抒情表达上。例如《狂夫》里开篇一句: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最后一句:欲填沟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杜甫这种“悲”的自嘲来自于他诗中现实主义对细节刻画的真实性和客观性,作为杜甫的世界观,它本身是建立在对道德进步和人类能力的悲观主义认识基础上的。

再比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这首诗,也是以现实的茅屋入手,最后落脚点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悲观主义中——“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杜甫心甘情愿用自己茅屋被风吹破去换得“天下寒士尽欢颜”。诗中“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安如山”这些词语,音域宽广、发声洪亮,我在配器上也特别考虑了这一点,用浑厚、织体丰富的交响乐来诠释杜少陵个人身上和他文学作品中所散发出的现实主义,是合适的,是开启这段时空对话的一把钥匙。

Q:除了在配器上作了特别的考虑外,《少陵草堂》中能否听到四川音乐的元素?

叶小纲:《狂夫》、《春雨赠花》吸收了一些四川民歌、小调,能够找到一些四川音乐的影子,当然我也把自己的一些理解和音乐语言融入到了创作里。未来我还会进一步地丰满现在这个版本,增加一些内容。

Q:刚才您提到会新增加一些内容,是对现版本作品还有遗憾吗?接下来的创作会做出什么安排?

叶小纲:我对自己的每个作品都会进行不断的修改,《少陵草堂》现有版本在时长上还有所欠缺,创作这部作品的难点在于每首曲子都是需要配唱的,目前还有一首曲子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女中音,暂时没有完成。在两年前接到这个创作任务时,我曾到成都草堂博物馆采风,接下来我的“创作安排”就是抽出在7月3号到5号的首演空余时间,再去一次草堂还愿,与杜甫的对话还要继续下去。

演出信息:四川爱乐乐团原创交响乐作品《少陵草堂》首演

演出时间:201973日,751930分。

演出地点:icon云端天府音乐厅

指挥:吴怀

演奏:四川爱乐乐团

演唱:

夏侯金旭:男高音歌唱家,出生于山东淄博,200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于声乐歌剧系王宪林教授。20125月获首届全国大学生意大利艺术歌曲比赛第一名;2012年毕业后即开始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工作,由此开始了他的艺术征程,在剧院总监的赏识和培养下,至今已参演了26部歌剧,多次担任歌剧男主角和剧中的重要角色,如《爱之甘醇》(L'elisirD'amore)、《唐·帕斯夸莱》(Don Pasquale)、《灰姑娘》(LaCenrentola)、《玫瑰骑士》(Der Rosenkavalier)、《唐璜》(Don Giovanni)、《波西米亚人》(LaBohème)等多部歌剧。

郭森:女高音歌唱家(SenGuoColuraturaSoprano),中国在欧洲最好的歌剧演员,上海音乐学院出身,师从周小燕先生。1998年第八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美声唱法专业组二等奖获得者。以独唱演员身份签约苏黎士歌剧院。

王云鹏:男中音歌唱家,1988年出生于深圳,2011年本科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同年获全额奖学金免试赴美国纽约曼哈顿音乐学院深造,获硕士研究生学位。2012年在第20届多明戈世界歌剧声乐大赛中独获三个大奖,是此项国际赛事中唯一获得三个奖项的中国歌唱家。同年受邀进入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林德曼青年艺术家计划”学习,现为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签约艺术家。

如何购票:

据悉,《少陵草堂》首场演出不对外售票,仅面向交响乐业内及媒体赠票。四川爱乐乐团为回馈乐迷,将75日的少量余票放出10张,在前往四川爱乐乐团微信公众号评论的网友中随机抽取5名,各赠送2张。

责编:cn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