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李银河:伴侣出柜非我出柜

李银河:伴侣出柜 非我出柜

李银河自曝同性伴侣后首受访,称伴侣和王小波都爱她,且有激情之爱。

贝克特去世25周年:谁成了等待戈多的一代人?

谁成了等待戈多的一代人?

贝克特去世的25年正是中国人经历现代化历程和缺乏精神归纳的25年。

吕冰洋

吕冰洋:央地税制应嫁接联邦制

加强中央和县级权,缩减省级权,取消地级市,不同级别有不同主体税。

恒山惨遭“破相”山西浑源官方称要温饱还要环保

2011年08月07日 19:3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中新网浑源8月7日电 题:恒山惨遭“破相”山西浑源官方称要温饱还要环保

作者 任丽娜

恒山正经受着“破相之痛”。绿色的山体之上,冰冷的机器不断地榨取她身体上一种叫“花岗石”的东西,一眼望去,已是千疮百孔的姿态。

距离此处直线不到20公里的地方,便是中国著名的恒山风景名胜区,景区内拥有世界一绝的天下奇观悬空寺。

一边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景区要保护环境,一边是要开山取石解决当地经济增长问题。“要温饱还是要环保”?两者如何兼顾?这一问题硬生生地摆在国家级贫困县浑源政府的面前。

恒山“破相”千疮百孔

浑源县隶属山西省大同市,以坐拥北岳恒山、悬空寺等中国著名景点而闻名于世。

浑源县境内山脉主要为恒山山脉,它西衔雁门,东延燕云,两千米左右山峰并肩而立,号称108峰。

浑源恒山除了拥有著名风景名胜区外,在恒山山脉中还藏有中国石材名种“山西黑”花岗石矿。

中新网记者近日跟随“山西省污染减排新闻采访团”走进浑源,穿过恒山景区,经过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来到位于该县青磁窑乡正沟村的山西鑫岳石材开发有限公司矿区采访。

身处矿区,随着机器的轰鸣声,可以听到石头被切割的声音,眼前是来回运输的车辆,忙碌的工人,以及挖掘机的身影。

除此之外,因开山取石,一座座恒山山体被挖得千疮百孔,或者被黑色的花岗石废弃荒料大面积掩埋。而与之相邻的山体却是植被良好,风景宜人,两处形成鲜明对比。

一位随行的记者忍不住发出感叹:看到恒山遭到如此触目惊心的生态破坏,感到非常痛心。

浑源县花岗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峰对中新网记者表示,鑫岳石材是台湾石鑫国际开发集团(IGM GROUP)与浑源县政府于1994年共同兴办的一家集矿山开发、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合资企业,现为港澳台独资企业。

花岗石矿企曾被“地方保护”

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得知,浑源花岗石矿山资源丰富,“山西黑”花岗石矿床位于该县青磁窑乡正沟村,盛产的“山西黑”属于世界级的极品石材,售价相当高。

王峰称,完整的1立方米的花岗石目前市场售价达人民币1万元左右,浑源的花岗石产品均销往海外日本、俄罗斯等国。

据记者调查了解,鑫岳石材是浑源县改革开放以来当地政府引进的第一个招商引资的项目。随着当地花岗石矿越来越多地被开发,花岗石成为当地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倍受当地政府“关爱”。

王峰就职的浑源县花岗岩管理委员会成立于1999年,是浑源县政府授权专门开发管理花岗岩的职能部门。担负着县政府赋予的花岗岩开发、管理、监督和服务职能,对全县花岗岩生产、加工、销售及税费实行代征代收。

花岗岩管理委员会在外人看来,更重要的职责是“为采矿企业创造宽松环境,协调解决相关矛盾,为企业排忧解难。”

为此,浑源县花岗石矿区采取封闭式管理,目的是控制和减少执法部门对企业的检查,依法检查时执法部门必须通过花岗岩管理委员会的同意。

王峰对记者说,上述情况已成往事,自2004年之后,浑源对花岗石矿区已经取消封闭式管理了。

与记者随行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环保官员称,“来到鑫岳石材,这是他从事环保工作12年以来,首次上矿山检查。”

出口日本造墓碑 留给子孙“生态墓碑”

王峰说,目前浑源境内花岗石矿山有台湾、韩国等多家外资企业共有23家,因多年开采,其中的12家花岗石矿已无资源可采,剩余有资源的11家矿企中,只有3家企业正常生产,其余8家因换安全生产许可证现处于停产状态。

“2004—2005年是浑源花岗石产业鼎盛时期,当时该产业上缴利税达4000万元人民币,占到当地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如今因受金融危机影响以及资源枯竭等原因,2010年上缴利税3000多万元,占当地财政收入的近1/10。”上述人士表示。

花岗石给浑源带来经济的同时,当地生态也遭到严重的破坏。除山体遭“开膛破肚”之外,每年产生的大量废弃荒料也占山占地。

据一份《浑源县“山西黑”花岗石矿资源特征及开发利用》的研究报告称,“山西黑”花岗石属特级黑色花岗石,销售价格高,是中国花岗石产品出口创汇的支柱产业,但是小于0.1平方米的小块荒料一般视为废石处理。据测算,正沟矿区年产废弃荒料达2万余立方米。

山西省环保厅宣教中心主任李景平说,粗放的、无序的、掠夺性的开采方式在恒山表现得非常明显,在生态恢复上企业与政府完全失去控制,毫无规划。

李景平称,政府不能只算财政收入的经济账,还要算清楚环保的经济账,一年花岗石矿山企业上缴3000万元的利税,政府要想挽回原来的生态则要再造一个人工的生态环境,需要投资的资金是3000万元的几倍都不止。

李景平认为,在恒山开采出的花岗石出口到日本被建造成一座座黑色的墓碑,而留给浑源当地的子孙却是“生态的墓碑”。恒山景区不是浑源人民的,它是山西的,中国的,甚至是世界的。

事实显示,12家矿企在浑源挖完资源之后,留下的满是遭破坏的山体,几乎没有做任何的生态恢复。

浑源县政府今年6月份刚刚换届完成,李景平希望新一届浑源县政府高度重视生态欠账问题,依法规划、规范开矿企业,在今后的开采过程中让其加快偿还生态旧账,坚决不欠新账。

一个贫困县环境保护的构想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浑源有35万人口,2010年全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27.3亿元,财政总收入 4.06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 3062元。

要温饱还是要环保?两者如何兼得?对还没有走完工业化进程的浑源而言,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尤为突出,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浑源县分管环保的郭普跃副县长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因贫困地区强烈的发展欲望,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留下了生态破坏的历史性问题,这是一个“警钟”,现在浑源处在历史关头,新一届政府将汲取教训,浑源“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

环保势必会对像浑源这样的贫困县的经济造成不小的阵痛,并面临诸多现实难题,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中国基层决策者对于“环保经济”的坚定决心。

郭普跃称,下一步浑源将加强资源开发管理。制定煤炭、花岗岩、膨润土、萤石、沸石、高岭土、资源开发的开采区、限采区和禁采区,对可采区中的各矿区加以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对限采区必须采取环境保护措施并达到管理要求。在矿业结构调整及布局优化要发挥大型企业集团的龙头作用,提高规模经济效益,增强企业竞争力,促进产品向高科技、深加工、高附加值和环保方向发展,延长产业链,形成以矿产资源为依托的优势产业群。

浑源县县长康晓剑对中新网记者称,该县刚刚通过《城乡环境综合整治专项行动实施方案》,通过方案的实施将有效改善当地城乡人居环境。县政府还将以“治脏、治乱、治污、治超、治贫、治愚”“六治”为突破,在“十二五”期间实现经济社会的转型跨越发展。

康晓剑表示,恒山的每一寸土地都属于恒山景区,对于矿山生态修复将于近期拿出实施方案。(完)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robot] 标签:恒山 浑源 浑源县 花岗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